“手續費及傭金稅前扣除政策調整”深度解讀

時間:2019年05月31日 來源: 關注次數:0【字體:

近日,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調整保險業手續費及傭金支出所得稅稅前扣除政策,將原來財產保險業15%和人身保險業10%的限額扣除比例統一并提高至18%,超過部分,則允許結轉以后年度扣除。該政策調整適應了保險業經營特點,在人壽保險轉型與車險費率市場化改革的背景下減輕了保險企業的稅收負擔,對中小險企的發展尤為有利。

第一,將切實降低保險業稅收負擔。近年來,壽險業開始轉型,期交業務不斷增加,手續費及傭金的支出水平不斷提升。人身險行業2015、2016、2017、2018年三季度末年度的手續費及傭金支出分別為1491億元、2386億元、3158.19億元和2666.72億元,占當年保費收入減去退保金的比例分別為12.68%、14.43%、15.85%和17.18%,造成壽險業應納稅所得額分別調增455.9億元、854億元、1166.03億元和1114.89億元,行業稅負不斷加重。

近年來由于市場競爭激烈,財產險市場、尤其是車險市場的手續費水平也不斷提高。財產險行業2018年三季度末手續費納稅調整占利潤總額29.41%,不考慮其他因素,利潤總額的54.41%用于繳納企業所得稅。

新政策分別提高了產壽險業限額扣除比例,并允許超過部分結轉以后年度扣除,大大減輕了保險企業的所得稅負擔。

第二,中小險企降低稅負的效應將尤為明顯。此前的傭金支出稅前扣除政策影響最大的是正處于轉型期、新單保費通常遠遠大于續期保費的中小壽險公司。例如,某專業健康保險公司主要通過經紀代理渠道發展長期期交健康險業務,在保單存續期間,平均年化手續費及傭金成本約為7%-10%,但實際支出集中在前三年,造成前期支付的大部分手續費及傭金不能在企業所得稅稅前列支,作納稅調增處理。2018年該公司實現保費收入5.2億元,需列支手續費及傭金3.5億元,稅前利潤為-0.7億元,僅手續費及傭金支出一項就需調增應納稅所得額近3億元,考慮其他納稅調整影響并抵虧后,應納稅所得額約為2億元,約需繳納近5000萬元的企業所得稅。按照原來的稅前扣除政策,如果該公司繼續發展長期保障型健康險業務,未來兩到三年內,公司將在虧損的情況下支付所得稅數億元,并造成償付能力大幅下降,難以持續經營。按照新政策,該公司2018年所得稅將減少1000萬元以上,且可遞延納稅4300萬元以上,稅收負擔大為減輕。

另外,原來的政策對以車險業務為主的中小財險公司影響也很大。由于市場競爭加劇,車險手續費支出不斷上升,調整的所得稅大幅增加。例如,一家中型財險公司2017年稅前利潤為18.38億元,所得稅支出為10.3億元,占稅前利潤的比例高達56%。顯然,新的政策調整對中小財險企業也有實質性的幫助。

第三,超額部分允許結轉以后年度扣除,充分考慮了期交保單手續費及傭金提前支付與前高后低的特點,有利于發揮壽險業的風險保障和長期儲蓄功能。人壽保險以期交保單為主,手續費及傭金支出具有提前支付以及前高后低的特點。因此,首年期交新單保費占比越高,手續費及傭金支出占當年保費的比例就越高。而原來的稅收規定不得向以后年度結轉扣除,導致期交新單占比高的公司對手續費及傭金支出進行大量納稅調整,增加了保險公司所得稅負擔。近年來,監管部門推動壽險業的轉型,人身險公司加大發展期交業務的力度,以增強風險保障和長期儲蓄功能。2018年,人身險新單期交業務5575.23億元,占新單業務的47.75%。隨著新單期交業務占比不斷提升,手續費及傭金占保費收入的比例也不斷提高,遠遠超過了之前10%的扣除限額。顯然,新政策較大幅度地提高稅前扣除比例,且允許超額部分結轉以后年度扣除,將為壽險業的轉型與增強保險業風險保障功能提供良好的稅收環境。

為了切實降低市場主體的稅收負擔,引導保險業增強保險業風險保障功能,未來可以在本次政策調整基礎上,進一步完善手續費及傭金支出所得稅稅前扣除政策。

第一,繼續適當提高稅前列支比例,以適應市場競爭與行業轉型發展的需要。

第二,限額基數中不再扣除“退保金”。根據現行規定,計算扣除限額的基數,仍然要從保費收入中減去退保金。2018年,人身險公司退保金7210.11億元,減去退保金使得所得稅扣除基數明顯降低。但將退保金作為保費收入的扣減項并不合理。首先,退保金是公司合理的成本費用支出。投保人解除保險合同,保險公司要依法支付保單的現金價值。其次,與退保金對應的手續費及傭金無法收回。從支出時間看,手續費及傭金支出在前,退保在后,且退保主要取決于客戶的選擇,并不完全取決于保險公司的意愿。保險公司只要收取了當年保費收入,就要按事前約定的比例和金額向中介支付手續費及傭金,與該保單未來是否退保并無因果聯系,保險公司在發生退保時也無法向中介收回已經支付的手續費及傭金。最后,退保金作為扣減項與權責發生制相矛盾。退保金所對應的保險業務收入大部分歸屬于以前年度,將當年度的保費收入扣減應歸屬于以前年度業務發生的退保金作為計算依據,不符合權責發生制的基本原理。綜上所述,退保金是保險公司合理的成本費用支出,且與退保金對應的手續費及傭金無法收回。因此,建議限額基數中不再扣除“退保金”。

(作者系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險研究室副主任、教授、博士生導師)

(來源:中國保險報網)

標簽:行業動態

必兆娱乐己推荐